《凯恩之书》高阶天堂之奇迹丰碑

作者:高铁动车侠来源:凯恩之角发布时间:2011-12-30 15:27:46
虽然我没有亲自造访过高阶天堂,但我可以肯定天使们的存在,因为我遇见过大天使泰瑞尔。

  >> 《凯恩之书》连载:起源、创世之战

  >> 《凯恩之书》连载二:燃烧地狱

  >> 《凯恩之书》连载三之恐惧之王

 

  高阶天堂

  安格里斯委员会

  虽然我没有亲自造访过高阶天堂,但我可以肯定天使们的存在,因为我遇见过大天使泰瑞尔。

  据赫拉迪姆文献记载,天堂的统治机构是安格里斯委员会,它是Anu的美德具象化的代表。

  天使们和我们凡人不同,他们无血无肉,不老不死。他们是纯粹的光和声音的神圣精华,

  两肩展开的无比壮丽的光之翼,是他们圣洁的标志。

  甚至有人说,天使所穿的衣服和盔甲,也是装饰性的。据记载,天使的诞生比我们凡人更早,

  所以他们的扮相更可能是一种自我性格的表达,而并不是为了看起来更接近人类。

  下面我将逐一介绍安格里斯委员会的成员

  英勇天使 Imperius 因帕琉斯

  因帕琉斯是安格里斯委员会的领袖,如果说人类意义上的“领袖”对委员会有意义的话。

  他是高阶天堂的所有战士们的指挥官,他杰出的战略和战术才能,继承了Anu关于战争的

  一切特质,从行军打仗到隐秘突袭,无所不能。

  在天堂和地狱的永恒之战中,因帕琉斯的足迹遍布其它天使根本不敢涉足的地域。

  当乘胜追击时,是他,一马当先,势如破竹;

  当兵败势危时,又是他,不动如山,力挽狂澜。

  当地狱的大军攻到天堂的大门口时,是他,集结了将士们重整旗鼓,

  又是他,第一个冲出钻石之门,狂风骤雨般地将黑暗的军团挫骨扬灰。

  只要看一眼因帕琉斯浴血奋战的背影,天使们都会感受到,勇气与力量与他们同在。

  说起因帕琉斯的威武,那就不得不提到 Solarion,索拉力昂,英勇之枪。

  据传说,它是在一颗临终的恒星的内核中锻造而成的,哪怕是地狱中最坚不可摧的

  壁垒城墙,也只需一击,就会被它无情地粉碎。在因帕琉斯的一次深入地狱的作战中,

  正是索拉力昂,使得那所有7个恶魔的疆域,统统都血流成河。

  因帕琉斯不总是随身带着这杆长枪,而是在需要的时候,从一束炫目的强光中将其召唤出来。

  因帕琉斯在天堂中的居所是 Halls of Valor,英勇大厅。他在那里进行战术布置,并训练其它的天使们。

  大厅里回荡着雄壮的战歌,颂扬着他的显赫功勋。

  诚然,因帕琉斯的战斗和领导才能使得他的地位不可动摇,但英勇也给他带来了致命的缺陷——骄傲。

  正是这种骄傲乃至傲慢,使得他和正义天使泰瑞尔之间产生了冲突。

  当然,部分也是因为泰瑞尔促成了天堂与地狱在原罪之战后的停火协定,而这,剥夺了因帕琉斯在

  战斗中继续证明自己的勇武的机会。

  正义天使 Tyrael 泰瑞尔

  泰瑞尔,我唯一亲眼见过的委员会成员。而且我认识他,如果说凡人也可以“认识”一个天使的话。

  据说,在人类诞生之前,泰瑞尔是所有天使中最固执的一个,他严格恪守着法律、规则和秩序。

  和因帕琉斯一样,泰瑞尔的战绩,也是传说级的。他保持冷静克己,一丝不苟地运用着战斗技巧,

  而他用来给敌人降下那无情审判的利器,就是 El'druin,艾尔度因,正义之剑。

  据记载,艾尔度因是一件独一无二的武器,世间之物,他斩无不断。

  但有一个例外,某些人相信,这把剑无法切开甚至是伤害任何拥有正义之心的存在。

  尽管他是一个罕逢对手的战士,但泰瑞尔无时无刻不保持着公平和公正——作为正义天使的职责。

  Courts of Justice,公正法庭,是泰瑞尔在天堂中的居所。它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礼堂,

  天使们聚集于此,他们的悲伤,他们的矛盾,他们的诉求,都会在这里得到公正的裁决。

  具讽刺意味的是,泰瑞尔现在被认为是安格里斯委员会的变节者。自从人类出现之后,

  有证据显示他的性格发生了改变。因为他看见了人类所潜在的英雄气质和无私精神,

  所以他一次次地干涉凡间的事务,甚至不惜违反委员会共同的决意,选择为人类而战。

  因此,我永远信任泰瑞尔,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我对泰瑞尔的描述和评价反映了我个人的观点,我希望读者们能作出他们自己的判断。

  希望天使 Auriel 奥瑞尔

  奥瑞尔是最受大家爱戴的天使,她领导着高阶天堂的合唱团。

  作为安格里斯委员会中最开朗的一位,奥瑞尔相信万事万物都有其善的一面。

  但奥瑞尔不是和平主义者。她从不逃避战斗,因为她认识到,冲突是这个破碎宇宙的本质。

  她也有许多显赫的战绩,比如和同伴们一起攻破群魔堡垒的城墙,并从地狱手中将之夺回。

  然而,奥瑞尔之所以为希望天使,因为她独一无二的能力,就是——和谐。

  她相信,在冲突中某方的胜利,未必就一定意味着对方的失败,

  矛盾终将化解,就好比太阳总会升起。

  我读到过记载,说是奥瑞尔多次平息了因帕琉斯和泰瑞尔之间的激烈争吵。

  她并不是批评和斥责她的两位同志,而是向他们展现第三条解决之道,新的可能性。

  据说,在争吵中,奥瑞尔有时候会展开 Al'maiesh,阿麦耶什,希望之索,萦绕在同志们的肩头,

  给予他们冷静和清晰的思考。希望之索上脉动着闪烁的符文,可以治疗和回复它所触及到的东西。

  而在战斗中,奥瑞尔鞭打着敌人们,用正义之火将他们灼烧。

  奥瑞尔住在 Garden of Hope,希望之园。那是天堂中静谧的一角,天使们到那里去寻求心灵的清澈与安宁。

  唱诗班的天籁之音无时无刻不在希望之园中回荡,使天使们的精神和谐地达到同步和一致。

  命运天使 Itherael 伊瑟瑞尔

  大天使们相信命中注定的命运,而伊瑟瑞尔举世无双的能力,就是读懂神秘而又晦涩难解的命运。

  相信着万物的平衡,虽然伊瑟瑞尔对委员会的忠诚毋庸置疑,但他被描述成有些神秘或孤僻。

  因帕琉斯经常问他有关永恒之战的结果,尽管伊瑟瑞尔自己也总是奋力作战,

  但他从没有告诉过因帕琉斯这场永无休止的战争的终极命运。

  在所有大天使中,伊瑟瑞尔和奥瑞尔走得最近。

  据悉,命运天使能够预测敌方的行动,大至整个军团,小至单个士兵。

  更为神奇的是,伊瑟瑞尔可以减缓时间的流动,至于这说法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为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有必要在这里介绍一下 Talus'ar,塔尔鲁萨,命运卷轴。

  在需要的时候,伊瑟瑞尔就会阅读它所显示的内容。虽然这是一个单一的卷轴,

  但在它那充满魔法的羊皮纸上潦草书写的答案,会随着伊瑟瑞尔寻求的问题而改变。

  这件事是由伊瑟瑞尔的 Library of Fate,命运图书馆中所存有的大量水晶来完成的。

  至于这些水晶,据说都是水晶拱门的碎片,而后者,被某些人认为正是Anu的脊椎。

  在图书馆里,天使中的隐士们一直观察着这些水晶,记录他们所看到的景象,

  并交给伊瑟瑞尔来进行解读。

  某些记录显示,当Anu爆裂开来的时候,他的“全知全能”也化为了碎片。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从水晶中看到的景象,或许是未来的各种潜在可能性。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使得伊瑟瑞尔看起来有点孤僻,甚至优柔寡断,

  而他的预言有时候也貌似会出现瑕疵。

  还要在这里提一点,据报告,伊瑟瑞尔在他的卷轴中看不到凡人的命运,

  因为他们不属于正常产生的自然造物。

  智慧天使 Malthael 玛赛尔

  玛赛尔是安格里斯委员会中最为神秘的一员了。他是睿智而高贵的,据说他曾经

  珍视所有的生命,不过后来他变得忧郁、逃避,甚至令人害怕。

  他的智慧来源于看清那些连接着宇宙的无数情感和体验。下面是大贤者Furisaj的记述,

  万物皆有两面:

  动与静,盈与亏,光与暗

  单方面是不完整的,但当它们合二为一,就能形成圆满。

  要得到真正的智慧,只有去拥抱万物的完备和归一。

  玛赛尔有时反应比较慢,但他的洞察力被天使们所崇敬。他很少说话,不过一旦他开口,

  周围的人都会停下来仔细聆听。他的声音伴随着和谐的旋律,他的话语蕴含着智慧的启迪。

  不过最近有报告说,玛赛尔变得有些阴沉,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而且似乎夹杂着某种恐惧。

  尽管因为他的沉思,玛赛尔不易发怒,但这可不影响他在永恒之战中的表现。事实上,他是个

  无与伦比的战士。通过与所有事物的本质同步,他可以轻松自如地偏转敌方的攻击,四两拨千斤。

  智慧天使的这种洞察力,来自于 Chalad'ar,智慧圣杯。它不是一杯通常的水,而是包含了

  取之不尽的智慧之光。通过凝视圣杯的深处,玛赛尔能够洞悉万物之间联系的网络。

  我听说玛赛尔在他的居所,Pools of Wisdom 智慧之池中,对着圣杯,一看就是几年。

  这些池子是无限深的情感之井,它们是宇宙中所有知觉生物在这一刹那所体验的所有情感的总和。

  我相信,玛赛尔就是从这些池子中装满他的圣杯的。

  玛赛尔的情绪变得阴沉,是从庇护所被创造之后的几年里开始的。是因为凡人的降生扰乱了他

  智慧的双眼吗?还是他看见了什么可怕的真相呢?我们凡人和他的圣杯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吗?

  不幸的是,答案可能无从知晓了。我读到一些有争议的记录,说玛赛尔在世界之石被破坏以后

  就不见踪影了。对此,我不得不提起末日预言中说的“Wisdom shall be lost. 智慧将失去”

  这很难不让人把玛赛尔的失踪,视作末日来临的又一个先兆。

暗黑破坏神3_暗黑3下载_暗黑破坏神3中文版_国内最全最热的资料站

最新暗黑3资讯:

  第五话——

  高阶天堂,奇迹丰碑

  我在这里所描述的,都是某些神秘学家们超越我们这个世界的视觉影像。

  因为从来没有人真正到过高阶天堂。

  银色之城

  银色之城就像一个小世界,从闪亮的高耸尖塔,到蜿蜒的庞大拱璧,

  在延伸至无限的辉煌背景映衬下,那宏伟的建筑中所脉动着的,是光。

  如前所述,地狱是分为7块不同领土的,而且它们之间往往还有边界争端。

  而与此不同,天堂是一个和谐的整体,不存在领土问题。安格里斯委员会的

  每一个成员都拥有自己在天堂中的区域,但他们和睦共处,亘古不变。

  水晶拱门

  在高阶天堂的最高的银色尖塔的最顶端,坐落着水晶拱门,一个被认为是Anu的脊椎的奇迹建筑。

  神秘学家们描述说,组成拱门的无数钻石晶面,闪烁着难以名状的绚丽光晕。

  如果古代人的记录是正确的,那么水晶拱门一直在崇高地吟唱着Anu精华的余辉,回荡在高阶天堂的

  每个角落。拱门中的流光溢彩和天籁之音完美地同步着,偶尔,它们的幻化将形成一个新的天使。

  据说,只有当整个天堂处于完美的和谐气氛中时,新的天使才会从水晶拱门里诞生。

  至于这多久才发生一次,或者不和谐的因素是什么,我不得而知。

  我所能告诉你的是,不论Aranoch的神秘学家还是Skovos群岛的牧师们都认为,在最深邃的冥想中,

  可以听见来自高阶天堂的回声。而我猜测,这回声,很可能是直接来自于水晶拱门的神圣谐音。

  钻石之门

  就如同水晶拱门一样,钻石之门也是由闪光的晶面所组成的。

  古代人的记录告诉我们,地狱的大军曾不止一次地攻到钻石之门,然而,却从未攻破过它。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说明,敌人从没有踏足过门里面的银色之城了。

  天堂的最伟大的精英战士们永不倦怠地警戒着这扇大门,为了抵御妄图玷污圣光的敌人们,

  时刻准备着!

  -------------------------------------------------------------------- 我是分割线 ------------------------------------------------------------------------------------

  第六话——

  庇护之地,凡人世界 伊纳琉斯和世界之石

  当我在研究如何避免我们这个世界的末日的时候,

  我觉得理解一下它的起源还是很有必要的。

  在Kalan之书的后面几章中,有一首史诗描述了变节天使伊纳琉斯。

  他原先是安格里斯委员会的一名顾问,在正义天使泰瑞尔手下工作。

  在经历了无穷无尽的战斗之后,在目睹了不计其数的残暴之后,

  伊纳琉斯断言,永恒之战是非正义的,而他,已经不想再杀人了。

  于是,他就开始寻找与他抱有同样想法的人。很快地,他就找到了

  同伴,不仅仅是天使,甚至连恶魔也加入了他的渎神之旅。

  然而,在这些人中间,有一个特殊的存在。当某次故意因为受伤或是落单

  而留在群魔堡垒的一个外围前哨的时候,伊纳琉斯和女恶魔莉莉丝见面了。

  而因为父亲墨菲斯托对她的恨意,莉莉丝从很早以前起,就一直在寻觅

  一个反叛的机会。

  于是,前所未有的离奇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永恒之战中的死敌们,

  不但不计前嫌,而且史上第一次地结成了同盟。

  虽然我觉得这很难完全理解,但伊纳琉斯和莉莉丝就是相爱了。

  令人无法想象的是,这一次的结合,将改变整场战争,改变客观实在——

  是的,改变所有的一切。

  伊纳琉斯和莉莉丝许下山盟海誓,决心要逃离永恒之战。由于有着共同的目的,

  他俩和同伴们一起,成功地进入了位于群魔堡垒之中的世界之石大殿

  庇护所的诞生

  Kalan之书记载:

  伊纳琉斯和他的同伴们改变了世界之石的振动频率或是次元排列, 用这种力量将它隐藏了起来,避开了还在永恒之战中厮杀的天使和 恶魔们的注意力。他们将这块巨大的水晶转移到了一个微型维度中, 然后在它周围建造了一座乐园:逃离战火的避难之地,也即庇护所。

  我们不知道伊纳琉斯是用什么手段做到这一切的,但在世界之石消失后,

  永恒之战则不可避免地嘎然而止了。

  就我看来,这场面貌似很喜感。天堂和地狱的军队像往常那样冲到世界之石大殿,

  突然发现东西不见了。我估计啊,一开始双方肯定都指责是对面将它偷走了,

  直到他们最终相信,敌人的感受和自己是一样困惑和迷茫。

  伊纳琉斯则在世界之石的周围创造了亚瑞特山,用来保护它。

  而我们的世界就从那里开始渐渐形成了。

  耐法兰的崛起

  之后,就发生了对于我们凡人来说最最重要的那件事。

  其实如果这件事没有发生的话,我们也不会存在于这里了。

  这是一件史无前例而不可想象的事:伊纳琉斯和莉莉丝,交配了,还生下了后代。

  而且,在他们之后,其它叛逃出来的天使和恶魔们也纷纷睡到了一起。

  啊啦~对于父母们来说,我们既像他们又不像他们,一半是光一半是暗。 天使和恶魔的结合,确实地创造出了天地间第三个精华。 我们就是那些孩子,我们叫耐法兰,半神半魔的全新存在。 由于我们的血统,他们宠爱我们;而由于我们的异样,他们害怕我们。 父母和孩子之间的羁绊,就好比走在那爱恨交织而成的钢丝上面。

  下面的记录摘自于古代的德鲁伊文献,Sceal Fada。

  第一代的耐法兰们,被叫作“古代人”。在他们之中,有一个叫作 Bul-Kathos,布尔凯索的,

  以他巨大的力量、体格、勇气和刚毅而著称。布尔凯索被亚瑞特山的野蛮人们所崇敬,

  事实上,野蛮人们至今还一直继承着他的强大。

  布尔凯索有个弟弟叫 Vasily,瓦西里。野蛮人的某个传说,将瓦西里描绘成一个

  沮丧的弟弟,离开了他的家园,来到荒郊野外,并学会了与大自然亲密接触。

  在这个版本的故事中,瓦西里的后代们,就成为了德鲁伊。

  我们还知道那个时代的其它一些耐法兰。比如 Esu,伊苏,一个被元素的强大和暴烈所吸引的女人,

  在冥想中掌握了气、水、火、土的力量。她的后人,就是凯吉斯坦那些令人生畏的女巫(Sor)们。

  最后,我们来谈谈 Rathma,拉斯马,一个沉思着的孤独隐士。

  他一直追寻着世界深处的秘密,并研究了生与死的轮回。

  拉斯马是死灵法师(Nec)们的后台靠山,他认为光与暗之间的平衡高于一切。

  死灵法师们常常将拉斯马描绘成一条盘绕着的大蛇,不过真相则无从知晓。

  可能还有成千甚至上万的耐法兰们,也许他们也有着难以理解的强大力量。

  不过这些耐法兰孩子们的能力远超他们的天使和恶魔父母,而这也给父母们带来了担忧。

  叛逃的天使和恶魔们一方面惧怕耐法兰的力量,另一方面又怕天堂和地狱注意到他们的藏身之所。

  因为如果一旦事情败露,他们作为逃兵,则必然会被天堂和地狱所处以极刑。

  因为这件事,叛逃者们之间产生了矛盾,有的认为应该彻底消灭人类,

  而另一些则倾向于赦免我们。这让伊纳琉斯十分困扰,他只好让大家都回去,

  各自独处一段时间,冷静地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以后再作决定。

  大清洗

  莉莉丝,耐法兰们的第一位母亲,因为无法接受她的孩子们可能面临被灭绝的命运,狂暴了。 她变身成为一个前所未见的恐怖模样——尖牙利爪,尖刺利刃,并开始追杀她的叛逃者同伴们。 她无情地将他们一个个儿全都做掉,只剩下伊纳琉斯,孤伶伶地发现了这残酷的真相。 伊纳琉斯被同志们的殒命和爱人的可怕行径着实给吓坏了。但尽管愤怒, 他却无法强迫自己杀掉莉莉丝。于是,他就把莉莉丝放逐了,逐出我们这个庇护所世界。 接着,伊纳琉斯调节了世界之石,使得耐法兰们的力量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衰减。 之后,他自己也失踪了,尽管有人说,他以更接近人类的外表,就走在我们中间。 ——在卡迪安大图书馆中发现的未分类匿名资料

  亲爱的莉娅,我们现在弱不禁风的身躯,很可能就是耐法兰长期衰减的结果。

  不过,我依然相信,我们凡人是有潜能,可以再度释放那被封印的力量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