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3 > 暗黑3$one > 从建立到回归:暴雪联合创始人的“浪子”回头

从建立到回归:暴雪联合创始人的“浪子”回头

相关TAG:
作者: 官方网站 来源: 官方网站 更新时间: 2016-12-06 13:11:32

导读:

从建立到回归:暴雪联合创始人的“浪子”回头

暗黑3补丁2.4六大职业,玩法改动详细一览(点击展开)
 
第八赛季玩法改动详情

职业改动技能与装备改动

最新玩法蕾蔻不朽5+3地震抛石狂乱荆棘流辅助蛮

职业改动技能与装备改动

最新玩法虚空大师兄魔牙宠物流火蝠流

职业改动技能与装备改动

最新玩法百步刀扇流多重流清水刀扇流

职业改动技能与装备改动

最新玩法火拳流物理云龙辅助僧

职业改动技能与装备改动

最新玩法黑火鹰黑火鸟流辅助流

职业改动技能与装备改动

最新玩法散件炮轰流荆棘流刺盾唤魔流

 从建立到回归:暴雪联合创始人的“浪子”回头

  在2016年的暴雪嘉年华上,暴雪一位重量级的人物回归,他就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Allen Adham。自2004年离开公司后,他于今年重返暴雪,并担任新项目的“孵化执行官”。国外媒体polygon就和我们分享了他从毕业至今的职业生涯,下面就和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本文来源polygon翻译凯恩之角 雪暴君,转载请注明出处!

  暴雪娱乐最狂热的粉丝们对制作出他们所喜爱游戏的公司的高层们耳熟能详。比如他们熟悉Mike Morhaime,这位工作室的总裁通常都会出现在暴雪嘉年华开幕式的舞台上讲话。

  又比如他们喜欢Chris Metzen,他是暴雪的前高级副总裁,主管故事和品牌发展,他在公司工作20多年后退休。许多人甚至可能还听说过Frank Pearce,他是暴雪不怎么爱抛头露面的一位,现在是公司的首席开发官,也跟Morhaime一样是暴雪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但这两位并不是仅有的联合创始人。还有一位大佬,对许多人来说他的名字是一个遥远的记忆,甚至仅仅只在维基百科条目有所提及并经常被完全忽视掉。他的名字是 Allen Adham,在离开暴雪和游戏开发行业整整十多年后,他回来了。

  暴雪的起源

  Allen Adham一直都想着制作游戏。

  他在高中开始编程,与他最好的朋友Brian Fargo一起学习。 高中毕业后,Adham决定要上大学,而Fargo转向游戏开发,他创建了Interplay Productions,这家工作室后来成为80年代最好的角色扮演游戏制作商之一,其出品的游戏包括The Bard's Tale系列和Wasteland等。

  Adham进入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计算机科学系学习。在他的暑假时间,他为Interplay和其他公司干起了编程的活儿。Adham参与了一些经典PC游戏的制作,比如Demon’s Forge, Mindshadow 和 Global Commander。在他准备毕业的时候,他想出了下一步的计划。

从建立到回归:暴雪联合创始人的“浪子”回头

  Allen Adham

  “UCLA的工程部门很大,”Adham说。“计算机系至少有300人,而如果你算上电子工程的话,那可能要翻倍了。你知道谁是真正聪明的工程师,所以我有了这个想法,如果我可以找到五六个人去开始弄点新鲜的东西而不是给微软和IBM打工,那么我们可能做出一些有趣和不同的东西来。”

  在Adham的招聘名单的最开头是一个双人组,他觉得这两位是他的班级中最好的工程师之一:Mike Morhaime和Frank Pearce。当他们准备毕业的时候,Adham去找他们聊天,结果他们都接受了Adham的点子。

  “他们真是疯了居然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Adham说。

  Adham从UCLA毕业的那天,暴雪组建了。在当时,他们称之为硅与神经键。

  Frank Pearce的说法证实了Adham的故事:“Allen是暴雪的创始人,而不是创始人之一。”

  “Allen是暴雪的起源,”Morhaime补充说。“是他招募了Frank和我,让我们才得以考虑去做这样的事情。”

  这三位创始人成员继续成为暴雪早期及成长过程中的中坚力量。

  从超人到魔兽世界

  “当时,公司规模要小得多,”Pearce说。“每个人都参与到全部工作中。”

  这样的广泛职责也包括创始三人组。虽然如今他们个个身居高位,但在90年代,Morhaime,Pearce和Adham都是在写游戏代码的。Morhaime还要负责从当地的Microcenter购买公司所需的任何东西,还要负责IT工作。Adham则负责处理商业交易,确定他们正在开展的每个游戏的开发方向。

  “我想我们使用了执行制作人这个头像,”Adham说。“在暴雪的头10年,我就是在编程,以及干着我们今天叫做游戏总监的活儿。”

  Adham,Pearce和Morhaime都表现出对暴雪早期阶段的喜爱和怀念,当时的公司很小,团队的每个成员都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从建立到回归:暴雪联合创始人的“浪子”回头

  Mike Morhaime

  “当时公司很小,我们都还年轻,也还没有家庭和抵押贷款,干起活儿来都不会停,”Adham回忆道。“我们会在午饭时间去健身房,或者去汉堡王吃,回来就坐在办公室里,穿着我们的短裤袜子和T恤,一起来聊我们正在玩什么游戏,这一切都很轻松。“

  公司有一个习惯是每周去一次当地的Babbage’s and Software等商店。除了购买新的游戏,这个年轻的团队还会痴迷地查看商店里的十大卖家名单。

  “每一周,我们都会去看看前十榜单,看看最受欢迎的游戏是什么,”Morhaime说。“我们就梦想着有一天在那个名单上能有一个我们的游戏。”

  这个梦想终于在1994年实现了,在同一年工作室更名为暴雪娱乐,他们开发了《超人之死与归来》。那时候工作室已经三岁了,这是它的第五款游戏,但它也标志着暴雪的转折点。

  1994年,公司蓄势待发,它开始一部又一部地发售大作,从当年晚些时候的《魔兽:兽人和人类》开始。接着是《魔兽争霸2》,《暗黑破坏神》和《星际争霸》,暴雪迅速地从一个不起眼的以主机平台为重点的工作室变成了一个广受欢迎的PC游戏开发商。

  随着公司规模和人气的增长,Adham继续承担更大更艰难的项目。到了2000年,他承担了职业生涯中最艰巨的任务 - 暴雪大型网游魔兽世界的首席设计师。虽然Adham很高兴参与这项雄心勃勃的项目,但随着游戏制作的日益完成,他也感到越来越疲惫。

  在2003年,Adham结婚了,转变成了一家之主的角色,这个角色似乎与在暴雪早期的生活是格格不入的。到了2004年1月,Adham决定离开公司。

从建立到回归:暴雪联合创始人的“浪子”回头

  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对冲基金游戏

  在这个时间点,暴雪正处于快速增长期,并且随着要对付像魔兽世界这样的游戏,公司的规模也处于爆炸的边缘,Morhaime和Pearce转为较为传统的行政职务。尽管他们很伤心地看到Adham的离开,但也没有什么特别震惊的消息传出。

  “我们一直是好朋友,所以我为他真的感到很高兴,”Morhaime说。“但是我会在他想回到公司的任何时候立即雇用他。”

从建立到回归:暴雪联合创始人的“浪子”回头

  Frank Pearce

  Pearce在此刻正在负责暴雪的另一个大项目 - 星际争霸2。但他满意地说,Adham已经为魔兽世界团队和项目设定好了路线,一定能取得成功的结果。

  在Adham离开的时候,MMO的所有核心设计都已经完成了。 剩下的是游戏平衡,质量保证,精雕细琢和细节的完善 - 所有的这些过程都需要很长时间的开发冲刺期,才得以在在2004年年底之前完成游戏。Adham对暴雪团队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毫不怀疑,但他自己却希望不再经历那样的开发冲刺期了。

  但Adham也不是想在别处做游戏。相反,他完全离开了游戏行业,转而进入到了金融行业,根据定量分析创建了一个对冲基金。

  Adham说他的新职业道路的说法是“也很有趣,而且是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尤其是在最初的几年里,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像游戏开发一样喜欢这条路。

  “我的创意游戏开发基础就是运营基金的那些定量模型,”他说,“如果你好好想想,那其实就是另一种的超大型视频游戏。跟踪美元和美分,然后得到高分。“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从对冲基金上赚钱的冲动消退了,Adham发现自己失去了他的老朋友们。他继续玩着暴雪发售的每一款游戏,并在空闲时花了很多时间在魔兽世界里。

从建立到回归:暴雪联合创始人的“浪子”回头

  魔兽世界截图

  当Adham谈到他如何在对冲基金工作结束后去玩魔兽世界时,Pearce就在笑他说:“事实证明,当你在那里搞你的财务分析时,你是有很多的空闲时间的。”

  Adham也笑了,但他并不反对。“这就是量子的美,”他说。“只要你的算法对头,它们是跑地相当自主的。所以,是的,我有很多时间来打魔兽世界。”

  到了2007年,Adham渴望回到暴雪,但他也感到对于他创造的新业务的使命。

  “我现在可以随便地说了,”他说。“事后看来,离开暴雪可能是我生命中的最大错误,我应该做的只是去休个假,十年前我就渴望回来了。”

  Adham终于决定,2016年是他回归暴雪重新开始游戏开发的一年。原因是股市的变化。当他研究他的对冲基金的算法得出的数据时,他看到了他不喜欢的东西。

  “这里不说太多细节了,但我对未来几年的股市不是(看涨的),”Adham说。“鉴于这一点,我认为这是一个好时机,把基金的钱退给每个人,因为我打算把自己的钱也从市场上撤出。”

  Adham也是这么做了,他的下一步就是打电话给Morhaime。

从建立到回归:暴雪联合创始人的“浪子”回头

  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当人们要求跟我碰面是...”Morhaime停顿了一下,自己笑了起来,然后继续说,“那通常是一件坏事。”

  当他接到一个来自Adham的电话要一起吃个午饭聊聊的时候,两个不同的问题浮现在Morhaime的心头:1)出什么事儿了? 2)我要如何说服他回到暴雪? Morhaime准备在去吃午饭时进入他所谓的“推销模式”,他试图让Adham回到公司。

  但是,在他开始推销前,Adham也是这么准备的。

  “Allen要说服我,我们应该带他回公司,”Morhaime 再次笑着说。“那是一次很轻松的聊天。”

  为了方便Adham回到Blizzard,工作室经历了Morhaime所说的“那是个非常细致的过程,好让公司能重新吸引Allen。”自他离开以来的12年半时间里里,事情已经改变了很多。在2004年,暴雪大约有400人分成两大项目,魔兽世界和星际争霸2。而到了2016年,公司已经扩张到了超过4000名员工,旗下拥有六款主力游戏,每款都有自己的开发团队,再加上新的项目也在制作中。

  虽然Adham还有很多的开发团队和项目需要熟悉,但最令他兴奋的还是重新把自己引入到如今规模要大得多的魔兽世界团队里。为了展示他是多么地喜欢这款游戏,他在300人的团队面前做了一次演说。

  “我跟他们打赌,我比他们任何人的成就点数都高,”他说,“我跟他们说,如果有人拥有更多的成就点,那我就请他们喝一杯,就在这句话从我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这是一次愚蠢的赌注。”

  Adham然后透露了他在这款MMO中获得的成就点的总数:达到了惊人的20,400点,超过了游戏中可能最大值的三分之二。在他问谁有更多的分数时,只有一个人站了起来。

  “我现在知道了,当时站出来的是成就系统的首席程序员,”Adham说。“我就觉得这事儿不靠谱。不过我答应团队了,任何人超过我的时候都可以赢一杯酒。”

从建立到回归:暴雪联合创始人的“浪子”回头

  星际争霸:幽灵

  虽然Adham在回归暴雪的第一个星期都是在与每个团队会面并了解公司现在是如何运作的,但他的新职位与现存的任何产品都无关。他的官方头衔是高级副总裁,但Morhaime和Pearce也称他为“孵化执行官”。Adham的工作是确保新项目的产生,他称之为“暴雪最棒的工作”。

  “在我们开始新的项目和孵化新的想法时,我就是这个过程的中心,”他说。“我要谢谢Mike 和 Frank,但我每次都跳过这事儿直接开始每天的工作。”

  有了在暴雪第一个十年里的经验以及专注于指导开发方向甚至在游戏业界发明“总监”这个头衔之前,Adham的这一新职位似乎对Pearce具有非凡的意义。这是暴雪亟需填补的一个位置,他说,公司想要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即使是实现当前游戏的规划都让我们在资源方面捉襟见肘,”Pearce说。“这让我们很难开始新的想法和新的项目,我不认为我们能够从外面随便就找到一个从没在暴雪工作过的人来专注于孵化新的想法。我们需要一个我们信任的人,要有探索新想法的热情 - (Adham的回归)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再说了,在他的领导下,我们的项目成功率是40%左右,”Pearce打趣说,他指的是在Adham原来的任职期间暴雪那一长串的取消项目名单。其中包括名为氏族之王的魔兽冒险游戏,一款名为星际幽灵的潜入类游戏,这款游戏经历了漫漫开发历程并在最后被取消 。

  “40%这个数是对的,”Adham说,“而且有40%能成就是相当棒了。”

从建立到回归:暴雪联合创始人的“浪子”回头

  守望先锋

  暴雪的未来

  Adham的回归是在暴雪的过渡时期,很多暴雪粉丝们想知道公司的下一步想法。

  现在很多公司里的名人都离开了,Chris Metzen最近退休了,Rob Pardo,接替Adham担任魔兽世界首席设计师也在两年前离开了公司,他最近刚刚宣布成立了一家新的工作室 。

  甚至很多暴雪的老员工,比如魔兽的游戏总监Tom Chilton也已经转到神秘的新项目 。

  “Chris Metzen在暴雪是一个强大的创造力,”Morhaime说,“给我们所有人提供指导和灵感的那一个人离开了公司,公司总是为其他有才华的人创造机会,最终对公司来说是一个好的积极的事情。“

  两年前当我们和Morhaime 还有 Metzen一起坐下来谈谈公司的未来时,他们谈到暴雪进入到了他们认为的第三个时代,一个为新项目以及不同想法和平台拥有更大的开放性的时代。炉石和风暴英雄就是暴雪这一新思路下的产物,而今年夏天的守望先锋则证明它可以跨越更广阔的游戏类型和平台。

  “我真的不能期待比过去两年里更好的结果了,”Morhaime说。“守望先锋的公布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意思的,因为我们对这款游戏是感到如此的兴奋,然后还有想方设法去保守秘密,没有人能意料到这个。然后游戏的风靡程度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人们真的对英雄的多样性接受度很高。”

从建立到回归:暴雪联合创始人的“浪子”回头

  炉石传说

  对于Morhaime来说,对打造像守望先锋和炉石这样项目的支持态度继续代表着开发者的未来。他相信这会帮助公司继续扩宽其玩家基础,以及在电子竞技方面的努力。

  Pearce说暴雪的主要目标是要找出如何继续为玩家服务,同时要扩展玩家群体。他认为,移动应用将是这些努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子就是炉石在移动平台上的成功,以及最近魔兽世界:军团再临的配套应用,它可以让玩家们即使没有电脑也可以接触游戏。

  至于Adham? 作为一个专门从事新项目的人,他对“未来”三缄其口。

  “你还不真的了解我,但我是有张大嘴巴的人,而且也喜欢说,”他笑着说到。“我被教育说不能说太多,尤其是考虑到我现在所处的角色。所以,我就只是说:我们正在做一堆很酷的新东西。”

  Pearce再次警告他说:“你知道的,外头陪审团还等着呢,如果需要把Allen再弄回去我们是会做的。那他在这里就只呆上两个半月了。”

  这话把Pearce和Morhaime逗得突然大笑起来,但Adham就只是微笑着说,“在未来的几年,你们都会知道这是不是个好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