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3 > 暗黑3$one >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六章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六章

相关TAG:
作者: 官方网站 来源: 官方网站 更新时间: 2016-12-12 18:17:45

导读: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六章

   死灵法师已经在暴雪嘉年华上正式公布了,想必许多玩家都对此激动不已。而早在暗黑2中,死灵法师就已深受玩家的欢迎,不少文学作品都有死灵法师这个角色。本次我们想和大家分享的是由凯恩之角论坛玩家 缄默者埃德林 翻译的暗黑破坏神官方小说《暗影王国》,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死灵法师的内容,不妨来看看这个故事吧。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一章

  相关阅读:

  《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一章

  《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二章

  《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三章

  《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四章

  《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五章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六章

  “那是一场背叛,”尤里斯·坎恩对大家讲述道,而阿坦娜婀娜的身姿在众人之间穿行,给他们每个人递上斟满的酒杯。“来自于我们最信任的人的背叛。”

  “格雷古斯·马茨。”阿坦娜说着,在肯特里尔身边的地板上坐了下来。她与队长目光相遇,有那么一瞬间,一道光芒似乎在那双翠绿的杏眼中闪现,但很快就因眼下沉重的话题而熄灭了。“格雷古斯·马茨……我父亲曾称他为‘至亲之亲’。”

  “他是我的左手,而好牧师托比欧是我的右手。”白发国王靠在椅背上,将自己的酒杯捧在掌心。“我给了他们将我辉煌的视像化为现实的殊荣。我给了他们引领我们上达天堂的神圣使命。”

  两个法师和佣兵们在被囚禁的国王座前席地而坐,美丽端庄的阿坦娜给他们每个人都端上了蔬果与美酒。在经历了那么多的流血和恐惧之后,整支队伍都对坎恩国王的盛情感激万分。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答,太多的疑团需要解开,而谁能比这神圣王国的统治者本人回答得更好呢?

  尤里斯·坎恩生得一副完美领袖的样貌。他站起来几乎有肯特里尔那样高大强壮。对于一位年事已高的长者来说,他的外貌和性格都充满了活力,见不到一点老弱的迹象。他的五官多少显露出了他所经历的世事沧桑,他坚实的下巴、高耸的鼻梁和锐利的绿眸都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位精明强干的君王。他的满头银丝非但没有让他显得老迈,反而愈加彰显了年龄带给他的智慧。

  肯特里尔仔细思量着这位东道主的言语,对着自己的酒杯皱起了眉头。“但传说马茨因为意外被丢了下来,并且他耗费多年去与你们重聚……”

  尤里斯·坎恩叹了口气。“传说更多的是虚构而非事实,我的朋友。”

  “所以你们并没有到达天堂?”辛问道,手里的酒已经有大半杯下肚。“法术失败了?”

  在队长看来,比起乌瑞人民的不幸遭遇,维兹耶雷显然更关心那个法术的细节。

  “没有。我们被困在了一个边缘界域,一个现实位面与天堂之间的虚无通道中,在这里,就连时间都停滞了……而这全都是因为一个人恶念。”

  “格雷古斯·马茨。”阿坦娜重复。她的头哀伤地垂了下来。

  杜蒙队长感到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让他想要尽力安慰她,但他终是控制住了自己。“他做了什么?”

  “当法术就要施放完成的时候,”慈父般的君王解释道,“托比欧意识到咒语出了问题。那些咒语的意思被颠倒了,它非但不能使我们到达天堂,反而会将我们全部送入地狱!”

  肯特里尔望向扎尔,死灵法师也像每个人一样全神贯注地听着坎恩讲述。他对肯特里尔点点头。“在任何形式的咒法中,对任何一个词义最细微的歪曲都可能会颠覆整个法术的效果。一个治疗法术可以被用来造成更大的伤害,甚至致死。”

  “格雷古斯可不仅仅是想杀死我们,”尤里斯·坎恩轻声道,“他是想让我们的灵魂陷入永罚……而且他差一点就成功了。”

  队长脑中浮现出身边的这位女子落入迪亚波罗魔爪的图景,不禁打了个寒颤。假若他能办得到,他真想把格雷古斯·马茨千刀万剐。

  “若不是托比欧和我父亲,他就已经成功了。”阿坦娜补充说。在杜蒙队长的注视下,她微微有些脸红。

  “我们试图重新诵读已经施行的咒语,修正之前被篡改的部分,于是就像现在这样,我们被困在了天堂与地狱之间永恒的虚无之中。”

  柯夫·辛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们应该在此地重新施放那个法术!这事就连一队训练有素的维兹耶雷法师都能办到,更何况——”

  “此事并非你所想象的那样简单,我的朋友,因为参与那个法术的所有法师和牧师无一生还。”一道冰冷的阴影爬上乌瑞统治者那张一向和善的面庞。“格雷古斯精心策划了这一切。有一行被篡改的咒语吸干了所有施术者的生命力,仅有我和托比欧凭借高人一筹的学识和力量逃过一劫,但也因此而虚弱不堪。更为可怕的是,没有其他人的协助,我们永远无法重新施放那个法术。”

  尽管结果无法挽回,但尤里斯·坎恩和首席牧师在格雷古斯·马茨自认为胜利的时刻将他从乌瑞放逐了出去。托比欧在那场战斗中牺牲,不过他们成功地阻止了那恶毒的法师的邪恶计划,使乌瑞免于堕入地狱的命运。

  自此,整个王国和它的人民便漂浮于永无之中,直到某一刻,外面的世界突然再次出现在他们眼前,笼罩在尼米尔山深暗的阴影之中的世界。

  “每一个生长于斯的人都立时认出了尼米尔山和它投在我们王国之上的伟岸阴影。我们都以为,我们的诅咒忽然之间解除了。我的子民激动异常,有二十多人当即冲出了大门。他们被困了那么久,只想再次感受人间的阳光与微风……”坎恩靠在椅背上,悲痛使他的脸上血色全无,几乎比死灵法师还要苍白。“等待他们的却是最为惨烈的死亡。”

  那些跑到阳光下的人无一例外全部惨遭厄运。他们一触到那温暖的光线,血肉便开始燃烧。那些不幸的乌瑞居民仿佛山巅的寒冰被投入铁匠的锻炉一般,在阳光下融化成一滩滩水迹,随后被风蒸发殆尽,萦绕不去的仅有他们临终的哀号。一些人挣扎着回到暗影的庇护之中,但他们所触碰到的一缕阳光仍然烧灼着他们的身心,如此一来反而使他们的痛苦变本加厉。最后,没有出城的人们只得杀死这些尖叫的不幸者以终结他们的痛苦。

  阿坦娜倒满了肯特里尔的杯中的酒,向他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可与此同时,晶莹的泪珠也顺着她秀美的脸颊滑落下来。她捧起自己原封未动的酒杯,替她的父亲讲完了这个震撼人心的故事。“我们都不曾想到,格雷古斯·马茨竟是这样一个怪物。那条毒蛇将我们逐出了生者的世界,我们开始担忧,害怕一旦暗影退去,我们就都将在阳光下灰飞烟灭。”

  到了第二天清晨,太阳刚刚露出地平线的时候,奇迹又出现了——他们并没有惨遭横死,反倒是整个世界开始暗淡消失。

  乌瑞和它的人民又一次回到了永无的边缘位面。

  尽管震惊不已,所有人都认为比起痛苦惨死,被放逐在虚空之中算是个更好的境地——直到他们能够寻着解决之法。所有人都指望着他们圣明的领袖尤里斯·坎恩,确信国王会带领他们找到一条通向自由的道路。许多人甚至认为,他们能从灼热的阳光下死里逃生,说明天堂仍然在眷顾着他们。无论如何,乌瑞要么继续通向天堂的旅程,要么安然回到尘世。他们绝不会永远被囚禁在这里,或者成为地狱的爪牙。

  “经过漫长的研究,”阿坦娜的父亲向众人宣布,“我确信,的确有一种办法能够将我们安全地固定在现实位面。即使我们成功进入了天堂,也总有一天要回归这个世界。”他朝一旁的年轻红发女子露出慈爱的微笑,“在我的才貌双全的宝贝女儿的帮助下,我日以继夜地工作,终于创造出了两颗举世无双的魔法宝石。”

  尤里斯·坎恩将手中的酒杯递给阿坦娜,用一根手指在宾客们眼前画出一道火焰之环。在闪耀的光环正中,两幅图像交替出现,一幅是一颗有如阳光下的冰晶般夺目的纯白色水晶,另一幅则是它深黑色的孪生兄弟。肯特里尔和他的手下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两颗宝石,它们的光华令他们既惊叹又嫉妒。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六章

  “光之钥,”坎恩如此介绍白色的那颗,“和影之钥。”他又把图像切换到黑色的那颗。“一枚安放在尼米尔高耸的山巅,以沐浴第一缕晨光,另一枚则安放于乌瑞最深的地底。两者合力,它们将能够长期维持笼罩着我们的阴影,使我们能够在人间寻求我们的最终救赎。”

  尤里斯·坎恩预测到乌瑞即将再度现世,他便开始实施他的计划。十名勇士主动请缨去完成这项伟大而艰巨的任务。五名深入地底,去那深暗之处寻找暗影之源,而另外的五名则攀上尼米尔山巅,去将另一颗宝石安放在最合适的位置。此外,他们还携带了特制的遮蔽,以使自己免受阳光的威胁。两队人肩负着全城人民的厚望出发了。在这一天,他们无尽的祈祷终于得到了回应。

  不幸的是,格雷古斯·马茨就在这时归来了。

  这邪恶的法师很可能是探知到了这些被他背叛的人们将要回归。当乌瑞在暗影之中现身,他已经站在它的边界整装待发了。他发现了居民拯救乌瑞的企图,便尾随在登山的五人之后,用魔法召唤出一道闪电击碎了整个山顶,将五个人全数杀害。

  破坏了整个计划之后,格雷古斯·马茨潜入旧主的宫殿,给坎恩来个出其不意。

  “他出手的时候,我几乎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当我起身想要对抗他时,我发现我已经与这把椅子融为一体,与整个宫殿融为了一体。‘我就让你坐在这儿,永远回味你的失败吧,陛下,’那头肮脏的野兽嘲笑道,‘现在,我要去摧毁另一颗宝石,你和你心爱的王国永远别想再重见天日了。’”

  穿长袍的长者伸手捋了捋自己的银发,一颗泪珠从他眼中溢出。“我的朋友们,你们可知道,我喜爱格雷古斯就像爱我自己的亲生骨肉。我甚至一度想过——”他朝阿坦娜望了一眼,后者脸上泛起红晕。在她身旁,肯特里尔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妒忌。“但那都是过去式了。他竟然意欲把我幽囚在此,而他则下手去摧毁整个国家的最后希望。”

  但格雷古斯·马茨还是低估了他的旧主。虚弱,是的;动弹不得,一点儿不错。然而坎恩有格雷古斯·马茨所没有的力量——他拥有整个王国的人民和他们的爱。坎恩从整个乌瑞汲取力量,朝着一脸嘲笑的格雷古斯·马茨掷去,这一击不单单有国王自己的力量,还包含着千千万万乌瑞人民的力量。

  “我承认,”疲倦的国王轻声说道,因为回忆和悲痛闭起了双眼。“我那一击满含着愤怒,满含着憎恨和杀戮的恶念……但我这样做的时候,心中充满了决心。格雷古斯毫无机会。”

  那叛徒登时化为飞灰,尸骨无存,临死前诅咒着这座神眷之城。尽管恶人付出了代价,但他却成功地将尤里斯·坎恩和他挚爱的王国永远放逐了。缺少了尼米尔山顶的那颗水晶,乌瑞无法在人间长久留存。次日破晓,整个城市又回到了虚空之中,而这一次,希望全无。

  “我无法再造那些水晶,”坎恩告诉众人,“我没法再获得某些必需的原料了。更糟的是,我被困在这间殿堂中不得脱身,只得依靠我心爱的女儿悉心照料。”

  即使身处困境,尤里斯·坎恩仍未放弃。他命人将所有能找到的书籍、卷轴和法器全部搬到他面前。他日以继夜、坚持不懈地研究,尝试了一个又一个法术,希望在乌瑞再度现世时能够寻得救助。当那些时刻少有地到来时,他用占卜石努力地寻找附近任何可能的援手。

  靠着这种办法,这一次,他探知到了肯特里尔·杜蒙一行的到来。令他惊喜的是,这些人并非在周围漫无目的地游荡,而是已经大胆地深入了乌瑞的城垣。

  “你们无法想象我是怎样地欣喜若狂!勇敢的冒险者,就在我的王国中心!我知道这次机会千载难逢,你们也许是我们唯一的希望。我必须带你们来到我面前!”

  肯特里尔回想起身后穷追不舍的鬼魂大军。“您大可以换一种更委婉的方式……”

  “我父亲已经尽力而为了,队长,”阿坦娜歉然道,“他没法去找你们,只能出此下策。”

  “那些幽灵是您的子民?”扎尔问,但他的语气表明他并不要求回答。“他们看上去和死人别无二致……却并非死者。”

  乌瑞之主沉重地点点头。“长年被困在天堂与凡界之间让我们付出了代价。我们不再是生者,也没有死去。拜这座宫殿的防护魔法所赐,我,阿坦娜,还有那些在宫殿里当差的人受得影响更小,但若无人相助,长此以往,我们也终将会变成那般模样。”

  “而你们来了。”肯特里尔身侧的红发佳人喃喃道,一双碧眼期盼地望着他。

  “但我们要怎么帮你们?”佣兵队长含混地问。

  她的笑容让他的心仿佛整个浸在蜜糖里。“你可以帮我们将光之钥放回正确的位置。”

  “放回去?”柯夫·辛叫道,“但你刚才说它被毁了!”

  坎恩对维兹耶雷礼貌地点点头。“我们那时确实如此认为。格雷古斯也是这样认为的。但后来,当我在周围寻找帮助时,我发现光之钥并没有和山峰一样被打碎,只是被爆炸的力量抛到了另一侧山底。”

  矮个子法师揉了揉自己的尖下巴。“那你们竟没有去取?夜晚一切都笼罩在阴影中,无疑是安全的——”

  “但不是尼米尔山的阴影。我们第一次重回人间的那晚,就在白天那批人在阳光下丧生之后,我派出了一小队人外出探查。在夜幕的庇护中,我认为这个任务应该不在话下。我只想要搞清周围发生了什么,看看附近是否有聚落能够帮助我们。”他呲出了牙齿。“他们走出尼米尔山阴影的那一刻,就遭到了与白天那些人相同的命运。”

  阿坦娜将一只纤手放在肯特里尔的手上,眼中满是恳求的神色。“我们彻彻底底地被困住了,队长。我们的世界止步于乌瑞的城垣。只要我踏出一步,我的血肉就会消融,我的骨骼也将化为灰烬。”

  肯特里尔怎能忍心看到眼前的女子香消玉殒?他握住她的手,不再犹豫,一边转向尤里斯·坎恩问道:“我们该怎么拿到水晶?时间来得及吗?”

  希望之光照亮了长者的面庞。“你们肯为我们做这件事?你们会帮助我们?以国王的身份,我承诺每个帮助我们的人都将获得最高奖赏!”

  裘达斯正喝着酒,听到这话差点呛到。佣兵们的积极性马上被调动起来了。这项任务固然艰巨,但回报足够诱人。所有的佣兵都开始毛遂自荐,只剩下两个法师坐在那里默不作声。

  “我们不用全去,”肯特里尔告诉他们。“古斯特,你肯定要来。裘达斯,你擅长攀爬,你也来。布雷克,奥利弗,你们俩跟我们一起去。阿尔伯德,你负责其他留下来的人。”

  被分配留下的人开始抱怨,但坎恩一句话就让他们满足地闭上了嘴,“倘若你们完成了这项奇迹,我保证人人有赏。”

  肯特里尔又向国王确认了一下时间因素以及宝石坠落的地点。对于第一个问题,尤里斯·坎恩向他们保证,只要他们在一个小时之内出发,那么时间完全充足。乌瑞人数个世纪前在山间凿出的一条小路也可以帮他们节省时间。

  对于第二个问题,乌瑞之主让他的女儿取来了一个盒子。坎恩从那银光闪闪的盒子中取出一枚刻有符文的璀璨夺目的小宝石交给了队长。

  “这是制造光之钥所剩下来的一点边角,它与光之钥紧密相连。拿着它,上面的符文会为你们指引方向。”

  “现在出发吧,英雄们,”阿坦娜说,又碰了碰肯特里尔的手。“我会祝福你们。”

  扎尔站了起来。“杜蒙队长,我和你们一起去。我的法术可能会派上用场,而且,我熟悉这片地区。我相信这能为您节省不少时间。”

  “明智的决定,”尤里斯·坎恩同意道,“我为此而心怀感激。”

  “如果他去的话,就用不着我陪你们去山顶吹冷风了吧,”辛冷冷地说,“我更倾向于在这儿等着。”

  这个决定也得到了宫殿主人的首肯。“你留在这里对我大有助益,辛大师。有了你的帮助,我或许能解除格雷古斯对我施下的邪恶魔法。你在此驻留期间,我宫中所有的书籍、卷轴和魔法器物全部供你使用,倘若你帮我重获自由,它们就归你所有了。”

  如果说金子让佣兵们热情高涨的话,如此丰厚的魔法宝藏则对维兹耶雷产生了相同的效果。“您真是——真是无比慷慨,坎恩陛下。”

  “我愿意付出一切,只求能终结这个梦魇,”长者回应道,将目光转向杜蒙队长。“不是吗,阿坦娜?”

  “一切。”她赞同道,同样注视着肯特里尔,眼中充满了希冀。

 暗黑3社区推荐:《暗影王国》小说翻译第六章

  小小的宝石在手心闪耀,肯特里尔觉得这是个好兆头。

  看了一眼之后,佣兵队长赶紧捏紧拳头,生怕把它弄丢了。他把它放在他藏胸针的小袋子里。他并未告诉阿坦娜关于胸针的事,但他暗自发誓,一旦光之钥回归原位,他就将胸针物归原主。

  尤里斯·坎恩给了他们明确的指示,告诉他们在找到魔法宝石之后应该怎么做。他们不仅要确保它不会被大风刮走,还要让它能够接触到黎明的第一缕阳光。肯特里尔将这一切都熟记于心,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保证不让乌瑞——还有阿坦娜——从他的生命中消失。

  六个人沿着盘山小路艰难地攀爬。尽管那条小路修得很好,但时间的磨蚀仍然使它艰险异常。他们不止一次地被迫跳过裂隙或是攀爬陡壁。有一回奥利弗差点失足跌落,好在古斯特和裘达斯及时把他拉了回来。

  令佣兵们惊讶的是,扎尔的确是个出色的向导。死灵法师说自己对这片地区非常熟悉,而他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所言非虚。死灵法师确实没有亲身登上过尼米尔峰顶,但他似乎对山体的走向有着异常准确的直觉。

  肯特里尔手里擎着火把,跟在扎尔后面。寒风吹得死灵法师的斗篷高高飘起,肯特里尔趁此机会好好观察了一番他腰间的那个大袋子。袋子里的神秘物件仍然使队长心神不宁,而且他有一种感觉,就是那口袋也在回瞪着他。这念头简直滑稽至极,然而肯特里尔就是摆脱不了那种被盯着的感觉。

  “前面有一处凸岩,我们必须得爬过去。”扎尔告知他们。

  “古斯特。”队长一声令下,披斗篷的壮实佣兵便以他惊人的膂力抛出绳索,套在岩壁的凸起处。在肯特里尔的帮助下,两人固定好了绳子,众人便一个接一个地爬了上来。

  大家都上来之后,肯特里尔停下脚步,又查看了一下那枚为他们指引方向的小宝石。这一回,它发出耀眼无比的光芒,表明光之钥已经触手可及。

  “一定就在附近,”他喃喃道。

  “是的,我们很走运,”苍白的死灵法师回答,“尤里斯·坎恩认为它坠落到很远的地方去了,实际上却近得多。”

  “你估计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扎尔抬头望向夜空。他们花费了数个小时才来到这里,尼米尔山的影子已经和夜色融为一体。“如果我们能很快找到钥石,时间应该刚刚够。山的这一侧没有朝向乌瑞的那一边那么险峻,爬起来会容易些。”

  他们在肯特里尔手里那颗小水晶的指引下继续行进。夜色清寒,一行人都裹紧了斗篷才不至于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几分钟后,他们来到了那颗传奇宝石的陨落之处。

  格雷古斯·马茨的破坏性魔咒震落的泥土的和碎石把它盖得严严实实。肯特里尔手中的宝石告诉他,钥石就在此处。队长原地转了几个圈,踢开松动的碎石,下面露出一线闪光的轮廓来。

  尽管附近仅有他们的火把发出的一点可怜的光亮,光之钥却在其中闪耀出夺目的光芒,宛如夜空中的一颗亮星。扎尔弯腰把宝石挖了出来,它的大小正好让死灵法师捧在掌心,完美的形状让所有人都为之惊叹。

  “这玩意儿是个宝贝,”大胡子布雷克咕哝道,“你觉得它能值多少,队长?”

  “你即将从乌瑞获得的奖赏比你把它偷出去卖掉能得的那点钱多十倍。”肯特里尔训斥道,怒视着财迷心窍的佣兵。背叛阿坦娜的想法让他火冒三丈。

  扎尔很快充当了和事佬。“没有人打算偷走它,队长。我们得快点,天就快要亮了。”

  死灵法师带着钥石,一行人开始爬最后一段山路。古斯特坚持在前面为大家探路,并且在每个人荡过深涧时充当配重。肯特里尔觉得这一路可以算得是相当轻松,他老家的那些山都比尼米尔山更为险峻。若不是乌瑞人被诅咒困在尼米尔的阴影之中,他们肯定早就自救成功了。

  他们终于接近了山顶。小队在一处宽阔的岩架顶上停了下来,扎尔把光之钥递到肯特里尔手中。

  “我有个问题,队长。”

  “说,裘达斯。”

  “万一我们没能及时把这个东西放好,我们队伍里的其他人会怎么样?他们会和乌瑞一起消失吗?”

  肯特里尔望向扎尔,后者耸耸肩。“我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短暂的探查之后,杜蒙队长和死灵法师就放置宝石的最佳地点达成了共识。不幸的是,要到达那里,需要在险峻的陡壁上攀爬三百多尺。尽管这个高度对于尼米尔山来说微不足道,但根据坎恩的计算,两人都认为放置地点非那里莫属。

  “我一个人上去,”肯特里尔对大家说。

  古斯特可不会让他这么干。野蛮人一路上一语未发,但肯特里尔的这句话却引发了他的抗议。“你需要后应。我跟你一起上去,我们俩在腰上系一条绳子,万一你掉下来,我就接住你。”

  肯特里尔知道古斯特是对的,便没有争辩。事实上,知道古斯特在他身后会让他更有安全感。他们曾一同经历了数场严酷的考验,在腥风血雨的战场上并肩作战、互施援手。如果说有哪个人令队长绝对信任,那么这个人就是古斯特。

  肯特里尔咬紧牙关,开始攀爬。阻挡他们胜利的最后一段挣扎比前面所有跋涉都更为艰难。队长感觉寒风比之前猛烈了百倍,陡峭的山壁上也难以找到合适的落脚之处。肯特里尔不由心生恐惧,因为停下就意味着坠入深渊粉身碎骨,便拼命地向上爬,一边祈祷自己能够在运气用光之前到达山顶。

  古斯特似乎在所有事情上都游刃有余,他比队长爬得还要快。肯特里尔想象着古斯特的大手稳稳地抓在岩壁上。看起来让古斯特自己上去会更好些,但那样的话,队长就要抗议了。

  肯特里尔的手指终于攀上的峭壁的边缘。冰让他的手不断打滑,他花了一番功夫才稳住身形。抓稳之后,他没费多大力气便登上了峰顶。肯特里尔环顾四周,此地大概容得四人站立,毫无疑问能够第一时间接收到清晨的阳光。

  古斯特在他后面上来了,动作敏捷得像一只山羊。野蛮人乱蓬蓬的头发被吹得东倒西歪,他咧开嘴对肯特里尔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杜蒙队长从腰包里取出钥石,四下查看了一番。他可不希望光之钥在他们离开后就从山顶上掉下来。

  “那里怎么样?”古斯特建议道。

  “那里”指的是一块凸起的地方,形状像一只翻倒的碗。它的凹陷刚好朝向东方,但对于钥石来说有点偏小。

  肯特里尔取出匕首,对着那处凹陷又挖又凿。他只要把里面的冻土挖出一部分就行了。然后他就可以把钥石放进去,跟这个冷死人的鬼地方说再见。

  他花了好大劲才把匕首插入结冰的地面。土壤被冻得坚如磐石,挖掘速度并不理想。

  匕首的尖端突然刮到了一个白色的东西。肯特里尔掘开它周围的土层,想把这个障碍物挖出来——

  接着他骂了一句。那东西竟是一块尸骨。

  肯特里尔认为这一定是当年被格雷古斯·马茨杀害的五位勇士之一的遗骸。肯特里尔左挖右撬,就是没法把它取出来,山顶上又没有其他合适的地方来放置钥石。真是可恶,这邪恶的法师即使死了仍在阻挠乌瑞重获自由。

  “我来试试。”古斯特抽出自己的匕首,接替了肯特里尔的位置。野蛮人的匕首对于寻常人来说几乎相当于一把短剑了,再加上他惊人的力量,他挖得比队长快多了。

  终于,这块看上去像是前臂的骨头有足够多的部分暴露出来。古斯特用大手握住它开始向外拔。大汉使出浑身解数,脖子上青筋暴起,在他的大力拉扯下,骨头周围的冻土甚至出现了裂缝……

  骨头突然松脱了。

  古斯特惊讶地大喊一声,仰面跌倒在山顶的冰面上。

  他向着那万丈深渊滑去。

  说时迟那时快,肯特里尔飞速将手中的钥石插进凹洞,接着一手抓住那块凸起的岩石,用上整个身体的力量死死抱住了它。他的另一只手则抓住了腰间连着古斯特的绳子,使出吃奶的力气向上拉。

  古斯特的头和上身已经滑到了悬崖外面。当绳子绷紧的时候,他在绳子的牵引下转了个圈,腿被甩了下去,但手却有机会去寻找岩壁上可以抓握之处。

  肯特里尔喘着粗气,在古斯特不可小觑的体重的拉扯下,他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抓着石头的手臂酸痛不已,但他仍是使尽浑身解数,死不松手。

  古斯特第一下抓了个空,若不是队长在上面死命拉住,他就已经坠落悬崖了。

  他第二次终于抓紧了岩壁上的一块石头。古斯特小心翼翼地爬到了安全地带。这惊险的经历令野蛮人少有地气喘吁吁。

  “钥石。”他朝着肯特里尔喊道。

  “已经放好了。”除非再来一个邪恶巫师炸飞剩余的山顶,肯特里尔确定钥石在这里安若磐石。尤里斯·坎恩告诉过他们,即便在风雪天气,钥石一样能发挥功效。

  光之钥闪烁了一下,仿佛忽然之间活了过来。肯特里尔一开始以为是宝石本身的魔法使然,但紧接着他意识到不仅仅是宝石,他周围的一切都亮了起来。

  他扭过头望向东方。

  他们放好钥石的时间刚刚好。

  天将破晓。

  钥石似乎吸收了周围的每一缕光线,发出足以媲美初升的朝阳的明亮光芒。肯特里尔盯着它砍了几秒钟,赶忙走到山顶的另一边,俯瞰着他们出发的地方。

  天光包围了乌瑞栖身的暗影。远处,丛林翠绿的树冠一望无际,眼前,王国周围的山岩分外鲜明。

  那么乌瑞怎样了呢?

  在队长紧张的注视下,阳光照射到了这座暗影中的城池。在那里,阿坦娜正为他的成功而祈祷。

  最终,阳光退却了。在尼米尔山违背常理的坚实阴影之下,乌瑞的墙围安然挺立,仿佛胜利的纪念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