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3 > 暗黑3$one > 暗黑3杂谈:为什么屠夫仍是我最喜欢的反面角色

暗黑3杂谈:为什么屠夫仍是我最喜欢的反面角色

相关TAG:
作者: 凯恩之角 来源: 凯恩之角 更新时间: 2017-01-05 20:22:13

导读:

暗黑3杂谈:为什么屠夫仍是我最喜欢的反面角色

暗黑3补丁2.4六大职业,玩法改动详细一览(点击展开)
 
第八赛季玩法改动详情

职业改动技能与装备改动

最新玩法蕾蔻不朽5+3地震抛石狂乱荆棘流辅助蛮

职业改动技能与装备改动

最新玩法虚空大师兄魔牙宠物流火蝠流

职业改动技能与装备改动

最新玩法百步刀扇流多重流清水刀扇流

职业改动技能与装备改动

最新玩法火拳流物理云龙辅助僧

职业改动技能与装备改动

最新玩法黑火鹰黑火鸟流辅助流

职业改动技能与装备改动

最新玩法散件炮轰流荆棘流刺盾唤魔流

   临近午夜,我手里一直长时间的抓着鼠标,沉痛感觉从我的指关节一直蔓延到手臂。我贴着电脑,肩膀很酸痛,我想杀光周围刷新的恶魔生物。而同时,每一次杀戮的点击都回响在我安静的房间中。

  尽管我已经很疲惫了,但地下城那诱人的黑暗鼓励我继续探索,只要再多一点点就好了。也许只要再有一只恶魔,或者再来一个任务,或者等我的背包装满了战利品胜利回到崔斯特瑞姆。然后,我答应自己,我就会撤退到床上去。

  当然,这种情况肯定是不会发生的。

  我的地狱之旅的开端

  在暗黑1发布时我十岁。我的哥哥在上市几个星期后买了它然后把我带上了道,我很快对它有了一种病态的迷恋,因为可以屠杀了数以百计的怪物。围观暗黑游戏对于孩子来说不是什么合适的消遣;这是一款充斥着神秘事件,邪恶崇拜,扭曲尸体,肉钩和金属钉的游戏。如果我们的父母仔细看看屏幕上的东西的话,我们可能要被禁足好几年了。这就是为什么暗黑是如此之迷人。

  当我哥哥让我玩一把的时候我选择了褐发的盗贼,我很快就将正义的怒火倾泻在从大教堂深处涌出的恶魔身上。无数的骷髅和僵尸纷纷倒在我面前,我感到自己无敌了。

  我第一次见到那个恶魔

  我与屠夫的第一次见面始于一个垂死的小镇居民,他倒在大教堂入口旁边的血泊中。他恳求我为他的朋友报仇,使受折磨者的灵魂最终安息,我想都没想就一下闯进了大教堂里。

  暗黑1屠夫战斗实况 

  大教堂那带压迫性阴暗氛围使得我的狩猎之旅既惊险又恐怖,仿佛我正在探索一个阴暗而诱人的地狱深处。在我打开一间邪恶笼罩着迷雾的房间时我听到一声怒吼。

  “Aaaah,鲜肉!”

  我马上就跟这个窜出来的怪物面对面了,而我本能的反应是 - 跑。

  发疯似地狂点,想让我的角色跑得快一点,但我的女英雄在暗黑里跑的可不会比快步走更快。而更糟的是,屠夫身手敏捷,尽管它看起来体型笨重,它很快挥舞着一个砍刀赶上了我的盗贼。

  屠夫向她冲了过去,砍在她身上,一刀又一刀,直到她一动不动地躺在地板上。我关上了游戏,是时候上床睡觉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故事

  暗黑并不是以那种突破性的故事情节或者是给人很深印象的英雄人物而著称,它的故事只是一个借口,为玩家杀死一堆怪物而作的借口。作为一个孩子,我只记得拉扎鲁斯大主教是一个非常坏的人,他一手导致了大菠萝的复生,那是一个非常邪恶的恶魔。其余的细节,比如李奥瑞克国王的垮台以及他那被绑架的儿子奥尔布莱希特,我是完全没有在意的。

  我记得的是大教堂的气氛 - 这种氛围被持续的战争迷雾所强化以及强迫你进行实时动作的恶魔狩猎。这就是暴雪对氛围的把控,融合了厄运,沾满鲜血的美学塑造与对险境的模糊意识。可怕的事情一定会发生,但我从来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才会到来。

  其中一个例子是,你能看到暗红色的阴影从屠夫的门口流出。与其他关卡里暗灰色而干净的地面形成强烈对比。这是一个微小但令人不安的细节,并且比听到垂死的小镇民的最后喘息更为有效。

  但你不得不打开那扇门。当你打开时,你会瞥见屠夫房间的内部,墙上装饰着受害者的尸体。屠夫拥有不可满足的残忍欲望,他现在冲着你来了。

  幽闭恐怖症在这一刻之前也发挥了作用。不断深入探索关卡就意味着更深入到大教堂深层和地下墓穴。地下城的的密闭空间,加上战争迷雾,意味着只能看到周边的情况。逃脱似乎是不可能的,我要怎么才能从屠夫的魔爪下逃脱而不吸引更多的恶魔或者闯进死胡同?

  然而,当我在十多年后作为一个久经考验的成人再次在暗黑3里遇到屠夫的时候,他像披着个色彩丰富披着华而不实的外壳。这不是因为他看着像是一个漫画角色;事实上,与原来那种较小和相对过时的动画对比来说,这个邪恶的东西有更多的细节被渲染出来,他的疤痕也可以生动地看出,他仍然能够在几秒钟内肢解我的尸体。

  但这正是为什么他现在只是一个疯狂的野兽,而不是萦绕在我梦境里的童年的恐怖。在玩过其他几个设定在黑暗世界的游戏之后,这个屠夫跟其他数百个试图表现出地狱恐怖之处的恶魔们没有什么不同。他咆哮着,拿着他的砍刀划过金属的格栅,就像一个超大的巨婴在乞求你的关注。暗黑1代的那种幽暗封闭空间的感觉已经不复存在。相反,屠夫现在住在一个燃烧的火坑里,火焰定期会从地面喷薄而出。

  这个屠夫毫无疑问是卖弄情怀的,但似乎暴雪有些估计错误。作为第一个吓破了我胆子的恶魔,即使在今天面对原版屠夫仍然会给我一种恐惧和惊心的混合观感,即使我已经有了十多年恐怖游戏生存体验。但这种效果在新屠夫身上失效了。而我不是唯一一个有这样感觉的人,其他粉丝们也有类似的观感。

  如果我在10岁时面对新屠夫,他也可能达到同样的效果,但我依然表示怀疑。两款游戏是非常不同的,而我们对它们所提供的游戏体验期望也不断在改变。不幸的是,现代的暗黑破坏神的氛围不利于提供深深的恐惧和绝望的感觉。

  重回地狱

  伟大的恐怖游戏可以唤起一定的气氛或情绪,这可是比故事本身更令人难忘。

  虽然暗黑破坏神的故事情节对很多玩家来说只是起到了一个敷衍的作用,但其偏执和背叛的主题,加强了它阴森的气氛,屠夫就例证了这一点。我被这个家伙吓坏了,从崔斯特瑞姆的幸存者口里听说他的罪恶行径的那一刻开始恐惧就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我还没有遇到过另一个能像他这样把我吓到的恶魔。

  在第一次命运的相会之后我决定再次尝试狩猎这个生物,我收集所有可以帮上我的资源,我继续前往大教堂。当屠夫再次出现准备杀戮时,我把药水瓶准备好了,这一次我终于干掉了他。

  在对他房间里恐怖场景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迈出了我的第一步。

  译者注:在暗黑二十周年视频中,可以看到各位大佬们对印象最深刻的boss提名,基本上经历过暗黑1和2时代的人都提名屠夫或者督瑞尔,而只有暗黑3团队的提名彼列,这从一定程度上反应了两支开发团队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