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暗黑破坏神3  > 暗黑史话之拉斯玛传——死灵法师的先祖图腾

暗黑史话之拉斯玛传——死灵法师的先祖图腾

暗黑破坏神3 凯恩之角 2017-06-28 10:40:02

  

少年混血王子

拉斯玛并非一生都是个茕茕孑立的流浪者,起码在圣休亚瑞被创造伊始,他还是象征着和平与爱的结晶体,是潜力无限的初代奈非天,是庇护之地名副其实的“混血王子”。

他的父母伊纳瑞斯(Inarius)和莉莉丝(Lilith)将他们的名字拼在一起,并为他们的孩子起名——利纳瑞安( Linarian)

伊纳瑞斯与莉莉丝

与自带光环、一呼百应的布尔凯索(Bul-Kathos,野蛮人的祖先)不同,利纳瑞安是一个不喜言谈的人。尽管利纳瑞安长了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和一头乌黑的长发,但他总有办法让自己远离人们目光的中心,并安安静静地观察和思考。

他会用几天的时间坐在一片树叶前发呆,思考它们因何而生,又因何而死,思考四季几经更迭,思考生命数度衰萎,或是思考着天使的翅膀,亦或是恶魔的尾巴。

拉斯玛想象图

因由独特的身世和恬淡寡欲的性格,这位“混血王子”启蒙了奈非天世界最初的辩证法。

利纳瑞安的童年没有相交的好友,更缺失父爱与母爱,他在父母那里不仅继承了无与伦比的力量和天赋,还有他们高绝的智慧。以至于利纳瑞安从小就善于冷静地打量周遭,并一眼就能洞悉一切——包括父亲伊纳瑞斯的虚伪,和母亲莉莉丝的狡诈。

那些史上著名的初代奈非天都有其傍身秘技和独特天赋,布尔凯索掌握了金属的奥秘,Fiacla-Géar(凯尔特语暂无翻译,德鲁伊的祖先)有着对自然力量的亲和,伊苏(法师的祖先)觉醒了对元素力量的操控,而利纳瑞安的天赋则是与生死对话的能力。

在这数百年间,利纳瑞安游历世界,在旅途中探索生死的奥秘,并感受事物与生俱来的矛盾性。

他不需要陪伴,对于生死和事物内在矛盾的探索让利纳瑞安被一种奇怪的情绪包裹着,它既空虚,又充实,既卑微,又桀骜,孤高的智慧带给他的是灵魂上永远无法被填满的空洞感,仿佛一头彷徨而饥饿的猛兽,催使他不断运转大脑,去觅食世间无穷尽的真理。

而这一切都被庇护之地暗中的守护者——巨龙塔格奥(Trag'Oul)所关注着,利纳瑞安独一无二的身世和他辩证的逻辑习惯都使塔格奥无比坚信——这个身处矛盾中心的年轻人就是“平衡之道”最合适的传人。

塔格奥画像

而这期间,庇护之地再次风起云涌,这个远遁世外的桃花源终于被豁开了一道裂缝。

最后的初代奈非天——拉斯玛

初代奈非天无与伦比的潜能,引起了父母们的担忧,天使和恶魔中有许多人担心初代奈非天的力量会破坏庇护之地的平衡,毁掉他们的理想桃源,甚至肆虐整个宇宙。

在关于“如何处置奈非天”的议题上,天使与恶魔们各怀鬼胎,都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以部分天使和恶魔为首的右派认为必须铲除奈非天,以保证圣休亚瑞的权力和未来仍在他们的控制之中。

而以恶魔公主莉莉丝为首的左派则认为应该继续开发奈非天们的潜能,并将之作为对抗高阶天堂和燃烧地狱的武器。尽管圣休亚瑞之主伊纳瑞斯更倾向于右派的意见,但出于天使美德的恻隐之心,他仍不愿对孩子们痛下杀手。伊纳瑞斯在踌躇之间选择抽身离去,独自思索这道难题。

掌权者们的虚伪彻底激怒了莉莉丝。趁着伊纳瑞斯逃避思索对策的时候,莉莉丝对庇护之地的右派成员展开了血腥的肃清。即将失去孩子们的恐慌让莉莉丝彻底发了疯,她屠杀了几乎所有支持铲除奈非天的天使与恶魔,等到伊纳瑞斯回来之时,一切都为时已晚。

拉斯玛的母亲莉莉丝

盛怒之下的伊纳瑞斯亲手将他的妻子放逐到无尽的虚空,这场由莉莉丝发起的第一次肃清运动也让他下定决心,他必须亲手埋葬这些天赋超群的奈非天。

于是伊纳瑞斯调节了世界之石的频率,使得奈非天的天赋被逐代大量稀释,并不再具备久远的寿命,最终沦为平庸的人类。而那些初代奈非天们则在伊纳瑞斯的手段下要么沉睡要么死去(包括布尔凯索、瓦西里等传奇人物)。

在伊纳瑞斯发起的第二场针对奈非天的肃清中,利纳瑞安本应首当其冲,他在伊纳瑞斯与莉莉丝先后大开杀戒时所展现出的拯救庇护之地的决心,让藏身于暗中的塔格奥坚定自己的判断,并施以援手,利纳瑞安这才得以幸免于难。

在守护巨龙的刻意安排下,利纳瑞安发现并进入了塔格奥独有的空间位面,在之后的日子里,塔格奥把利纳瑞安视作他的传人,将他对“平衡之道”的理解倾囊相授。

在塔格奥的指导下,利纳瑞安肆意挥洒他的天赋,成为了暗黑史上第一位死灵法师,后世所看到的所有围绕生与死而构筑的死灵法术,都是以利纳瑞安的独特能力为基石所展开的。

对天使和恶魔感到绝望的利纳瑞安放弃了这个名字,他改称自己为拉斯玛(Rathma),寓意为“塔格奥的学生”,并在这里开始筹谋反抗他父亲的计划。

而在第二次肃清结束后,拉斯玛的父亲伊纳瑞斯却如同拉斯玛一样,凭空消失在了庇护之地,长达千年之久。没有人知道伊纳瑞斯、拉斯玛这些人都去了哪里,甚至开始渐渐遗忘这些不可一世的名字。

是的,平庸的人类只有不过百岁的寿命,他们没有超凡的力量,他们惟愿安康地度过一生。这些人类开启了他们的文明之旅,凯吉安文明的发祥,法师部族的兴起……一切看起来都那么风平浪静。

直到一位叫做杰瑞·哈瑞斯的法师因为憎恨召唤了第一只地狱爪牙,致使燃烧地狱发觉了庇护之地的存在。圣休亚瑞终于成为世界漩涡的中心,而拉斯玛与塔格奥所代表的的奈非天原住民势力将和伊纳瑞斯、高阶天堂及燃烧地狱在此展开长达二百年的斗智斗勇。

原罪之战的幕后领袖

在这二百年里,发生了太多足以书写几万字的故事:三大魔神在庇护之地建立三合教派(真神教的前身)来污染人类的灵魂、伊纳瑞斯化身“伟大先知”重现世间建立光明大教堂对抗三合教派。就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拉斯玛则像一个幽魂一样,时常出手干扰着伊纳瑞斯和三大魔神的计划,一击而退,躲进塔格奥的庇护下等待下一个时机。

在这段时间了塔格奥和拉斯玛将全部精力都用在了保护庇护之地不被高阶天堂发现上,并且最大限度地削弱三合教派和光明大教堂对人类秩序的影响。

拉斯玛抛弃名字、反抗伊纳瑞斯的举动让他高傲的父亲恼羞成怒。从外表上看,你很容易觉得伊纳瑞斯是一个追求平和、清心寡欲的大天使,而实际上恰恰相反,伊纳瑞斯骨子里的高傲让他有着惊人的权力欲,对于和平的执着恰恰让他陷入了制造战乱的疯狂。

而在此时,另一件大事发生了——莉莉丝在游荡了无尽岁月之后从虚空归来了。她化身为名叫莉莉娅的少女,去接近一位平凡的农夫之子乌迪贤(Uldyssian),并彻底唤醒了乌迪贤作为奈非天的潜能(注意,此人是主角!)。

乌迪贤的觉醒

莉莉丝企图重现奈非天的终极天赋,并将他们作为私有武器的计划早就由来已久,她的儿子拉斯玛恰恰是最了解母亲计划的人,就在胜利的天平开始向莉莉丝倾斜的时候,拉斯玛出现了。

拉斯玛在帕尔塔的古老墓园中与乌迪贤一行人碰面,他不断对乌迪贤一行人示好,并向他们解释庇护之地现下的复杂局面,然而乌迪贤仍对拉斯玛这个深不可测的远古奈非天充满戒备。

直到乌迪贤的亲弟弟——孟德恩(Mendeln)改变了这个僵局。孟德恩在偶然展现出沟通灵魂世界的古老天赋后,便被拉斯玛带到了塔格奥的领域,并将他作为接班人进行培养,于是孟德恩成为了这个世界里的第二名死灵法师

出于孟德恩的关系,乌迪贤终于站到了塔格奥与拉斯玛的阵营里。在接下来的战争中,拉斯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多次在暗中对乌迪贤兄弟施以援手,让他们逃过了伊纳瑞斯等势力的围追堵截。

拉斯玛将乌迪贤传送至世界之石旁,并让世界之石的频率重新得到修改,伊纳瑞斯加在奈非天身上的限制顷刻间烟消云散。散布在圣休亚瑞各处的、有着奈非天血统的人类觉醒了他们体内的潜能。于是庇护之地就此集结了属于这片土地原住民武装——艾迪伦教团(Edyrem),他们自称“开眼之人”(those who have seen),为了奈非天和庇护之地的命运而战。

潜能得到激发的艾迪伦一时间处在膨胀的边缘,与伊纳瑞斯的大战一触即发。但拉斯玛并不赞同艾迪伦过早地挑战伊纳瑞斯的势力,年轻的乌迪贤与艾迪伦们并不知道他的父亲在得到了世界之石的力量后有多么强大。于是拉斯玛尝试以谈判的方式消除父亲对艾迪伦的敌意,并和觉醒的奈非天们一起对付即将到来的高阶天堂与燃烧地狱。

然而谈判仍以失败告终了,拉斯玛低估了伊纳瑞斯打击奈非天的决心,以及他对庇护之地的控制欲,愤怒的伊纳瑞斯将拉斯玛放逐到了无尽虚空。

为了搭救拉斯玛,塔格奥将孟德恩送入虚空寻找。凭借着和塔格奥的密切联系,拉斯玛与孟德恩终于平安返回。然而在这次救援行动中,塔格奥消将力量消耗一空,以至于无法再将庇护之地隐藏起来。这个世外桃源终于正式曝光在天堂和地狱的战火之下。

当乌迪贤与伊纳瑞斯决战草原之上时,拉斯玛唤醒了布尔凯索等所有仍存于世的初代奈非天前来助阵,参与到最后的大对决之中。就在此时高阶天堂与燃烧地狱双双加入战场,庇护之地深陷被毁灭的边缘。

乌迪贤决战伊纳瑞斯

再后来乌迪贤集结了所有艾迪伦的力量,将各大势力赶出这个世界,又牺牲了自己使庇护之地免遭摧毁,这故事大家都再熟悉不过了。

再后来被乌迪贤感化的大天使奥莉尔、伊瑟瑞尔以及泰瑞尔投出了决定人类命运的至关重要的反对票。

再后来才有了赫拉迪姆、有了威斯特码,有了赛斯切隆,有了哈山保卫战……有了人类绵延数千年的文明和诸多轶事传说。

……

而拉斯玛呢?他又去了哪里呢?

拉斯玛的宿命

原罪之战最后的战役结束了,庇护之地的命运也被最终裁定。它的创始者伊纳瑞斯作为停火协议的条件被送给墨菲斯托,他被憎恨之王关在一间镜子打造的密室中,没人知道那间密室在哪里,伊纳瑞斯被扯碎了光翼,割掉了眼皮,在无人知晓的地狱中永罹苦难。

觉醒了潜能的艾迪伦教团也覆灭了,世界之石又被调整回原来的样子,人类再次失去了他们的天赋,以及对这场战争的全部记忆,权当是一场三合教派与光明大教堂之间的宗教之争——除了拉斯玛和孟德恩,只有他们在塔格奥的庇护下保留了天赋和记忆。

当孟德恩在战后醒来,再一次见到拉斯玛的时候,举目望去,拉斯玛的满头青丝竟已一夜白发。最后的大战消耗了拉斯玛太多的生命能量,使他那完美无瑕的英俊容颜也开始有了衰老的迹象。

如果说天使们与墨菲斯托的投票为人类世界留存了种子,那么拉斯玛与塔格奥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将这些种子埋进庇护之地的土壤。

塔格奥为孟德恩取了一个新的名字——卡兰,在他们的语言中,卡兰是老师的意思,这也赋予了孟德恩新的使命,那就是为平衡之道和死灵法术开宗立派,为原罪之战的真相留存最后的香火。

塔格奥将拉斯玛和卡兰送往东方凯吉安的丛林中,拉斯玛将陪伴卡兰传播平衡法则,直到卡兰成长为真正的死灵法师领袖。

“必须有更多的人来努力维持平衡之道,”原罪之战的结局让拉斯玛意识到,想要摆脱天堂和地狱对人类命运的染指,仅靠他和塔格奥二人是不够的,他们需要更多愿意了解真相、并侍奉平衡之道的教徒。

“平衡之道是庇护之地最好的希望。当艾迪伦再次回归的那一天,他们绝对不能落到天使或恶魔手中,否则人类将仅仅是任凭摆布的棋子罢了,在他们无止的欲望中白白地送命。人类要在这两方之间保持平衡,这样才能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原罪之战之蒙面先知》

“那么,你呢?”卡兰问道:“然后你准备怎么办?你要去哪里?”

拉斯玛回头,终于露出了笑容:“当你一切就绪的时候,我也就该走了。”

——《暗黑史话之拉斯玛传》完

作者结语

你知道,智慧本身就是一件会制造恐惧的东西,尤其对于继承了伊纳瑞斯和莉莉丝高绝智力的拉斯玛来说。

终日的观察与辩证思考也许会令人越来越接近宇宙真理,但陷入沉思的过程却往往伴随着文字根本无法描述的空洞感,它空虚而充实,令人痴迷又感到恐慌、使人饥饿又疲于觅食。那种感觉,就像毒品一样强烈。

生活总是充满各种选择和难题,而我们必须为自己准备坚实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来应对它们。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幸能像勇气天使英普瑞斯一样简单直接,或是像希望天使奥莉尔一般总是充满希望。他们可以通过一套最简单的逻辑解决眼前的一切难题,比如勇敢和乐观、不要怂就是干。亦或是像依附在萨卡兰姆教派与真神教下的宗教徒一样,用专一的立场和不二的虔诚给自己以慰藉。

而像拉斯玛一样深陷思考的智慧者们就没有这个幸运,尽管大家侍奉的信条不同,但拉斯玛、命运天使伊瑟瑞尔、智慧天使马萨伊尔都曾在日复一日的智慧思考下心神不宁,陷入痛苦的彷徨。

拉斯玛难得找到了平衡之道,而伊瑟瑞尔只有靠奥莉尔希望之力的协助才能恢复镇定,至于马萨伊尔,则在他的偏执中走向另一种深不见底的绝望。

彷徨,是每个智慧者都无法挣脱的宿命!

所以究竟有着怎样心智的人才愿意如此虔诚地信奉平衡之道(我说的是如此虔诚),答案只有一种,那就是身处彷徨的人。他们是随时会对自己发问、会对结论保持质疑的智慧者,也是对人性、对世界本能失去信心的彷徨者。

平衡之道的背后隐藏的是一个谦卑而深沉的人格——质疑、计量、摇摆、操控……正是这些看起来不怎么褒义的词语,恰恰才是组成“平衡之道”最基本的血肉。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